现在时间: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页走进荆门荆门工商联工作动态参政议政民企服务组织建设政策法规光彩事业网上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验借鉴
 
握奇数据:改变民营投资下降,要靠制度落实
日期:2017-02-23 16:50:59

    进入2016年,北京握奇数据系统有限公司的客户群体悄然生变,从此前多年的清一色国有企业到目前的国企加民企、从TOB到现在的TOB+TOC。 

  发生这一切的背后是中国“新常态”下政商环境的改变,“移动运营商、银行等大型国企客户,出于种种原因,不再像曾经那样对自身工作拥有那么大的愿望了,”握奇数据董事长王幼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对握奇而言,他们的采购量下降了20%左右。” 
  握奇数据成立于1994年,20多年来一直专注安全、快捷支付的提升,客户遍及6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电信、金融、交通、政府、公共事业等领域为数亿用户的身份认证与安全交易提供产品及服务,如金融IC卡、移动通信SIM、交通卡、金融社保卡、网银安全认证设备、高速公路ETC等。由于不直接面对消费者,知名度并没有那么高。 
  作为营商环境改变的应对之策,握奇在客户名单上增加了联想、腾讯、小米等民企,并陆续推出手环、智能手表等直接面对C端的产品。 
  而这只是类似握奇数据这样的民营企业,对政商环境做出经营决策改变的缩影之一,事实上20多年来,包括海外投资项目,都无不与经济制度、营商环境息息相关。 
  前段时间,王幼君参加了国务院调研民营企业投资下降的座谈会,他直言,经济增长趋缓没有对民营投资造成多大影响,政策不落实也不是根本原因,与国有企业相关的经济制度才是关键。 
  决策调整 
  “现在你已经看不到移动公司在街头推广的场景了吧,到银行也看不到柜员推荐网银产品了吧?”王幼君问道。握奇数据的客户多为移动运营商、银行等大型国有企业,对其采购订单的变动感受最早最深。 
  从去年开始,移动运营商不像前些年那样开展大规模促销活动,从今年开始,银行也出现了类似情景。这直接反映到了握奇数据的账面上,王幼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移动运营商采购量下降了20%,今年银行也开始迅速下滑。” 
  不惟移动、银行,其他国有企业的订单量也呈现下降趋势,王幼君分析,直接原因在于对国有企业开展的“从严治理”。 
  但船到桥头自然直,目前还保持活力的领域是民营企业,握奇数据据此做出了决策调整:增加民企客户,并逐步由TOB转为TOB+TOC。 
  长期关注握奇数据人士可以在其官网发现蛛丝马迹:今年4月,握奇与腾讯推出TUSI认证标准;同时,与联想、银联合作银联云闪付;6月,为联想Phab 2 Pro平板提供TEE(可信支付环境)技术服务;而从去年开始,面向C端的手环、智能手表陆续在多个城市落地,可支付、可刷公交卡。 
  “我们与非国有企业联想、腾讯、华为、小米等合作,为他们的需求做技术开发,如在手机里做安全解决方案,逐渐不依赖于运营商,直接面对消费者。”王幼君表示。 
  但环境的变化也并非仅有负面影响。 
  近一两年,中国实施营改增,税控收款机需求随之提升,与此同时,巴西也在实施类似政策,由于早已做出此类应用,握奇数据借势在巴西收购了一家当地相关企业,将产品顺利打入巴西市场。 
  另一个因政策尚未落地而存在悬疑的市场是交通拥堵费。握奇数据曾竞标新加坡拥堵收费系统,积累了一整套技术和产品。王幼君判断,北京市或许也将实施类似政策,并在2015年通过了北京市测试,但如果北京市在两年之内不实施,届时则会进入下一代技术,握奇数据的投入产出将大打折扣。 
  改变背后 
  事实上,握奇数据发展20多年来的经营决策改变,无不与营商环境息息相关。 
  王幼君回忆,上世纪90年代时,政府对国有企业管控不是很严格,更多由用户自我主导。一个例子是插卡电表采购,在“9950工程”前,北京市民缴纳电费通过人工抄表,此后,改为电卡买电,公司通过为电卡植入一套安全机制以保证其安全便捷,那时,握奇与北京市供电局一起做技术分析,他们认为很好,整套系统都来自握奇。 
  与电卡类似的案例还有支票数字签证技术。上世纪90年代前,单位采购是一件极其复杂费力的事情,售货方在收到支票时,无法立刻交付商品,而是需要到银行去验明真伪,采购至少要跑两趟、花三天时间。握奇数据正是通过支票数字签证技术起家,提高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从而打入市场。 
  甚至到海外投资,在王幼君看来,制度、营商环境同样是头等重要的考量因素。 
  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制度、营商环境最好,但中国似乎除华为外,很难有产品能打入发达国家,握奇数据从欧美各国收缩回来后,开拓巴西、印度、俄罗斯、非洲等发展中国家和地区,虽产品质量可完全满足其要求,“但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制度环境很麻烦,”王幼君说,“如我们2000年到印度,出师未捷身先死,原因是我们在印度的合作伙伴被另一家公司收购了,欠的钱不还了,一下损失了几百万美元。所以对发展中国家也不能轻易大手笔投资。” 
  而近年来中国营商环境的改变让民营企业感受颇深。王幼君感受到了越来越有话语权的一些大型企业对科技创新的阻碍。“在这个制度环境下,创新越来越困难。” 
  由于是为大型国有企业如运营商、银行提供产品、服务,这就决定了握奇数据的产品不能直接到达消费者,而需要经过客户的过滤。王幼君解释:“他们要你做什么,你只能接受,这些大型企业的构架、视角决定了产品技术,而我们对技术的设想、创新有时是很难实现的。另外,创新也是很难得到保护的。” 
  如果再叠加上“山寨经济”的影响,“创新方面,我们目前都不太敢提颠覆性创新了,只要满足客户的特定需求就可以了。”王幼君表示。 
  前段时间,国务院到全国各地调研民营企业投资下降,王幼君受邀参加了北京座谈会,这个座谈会特意没有让北京市官员参加,作为人大代表的王幼君称自己提出了真实看法。 
  “现在并不是政策不落实的事,而是相关制度没有解决。”王幼君感受最深的是,国有企业及其背后的制度对经济的影响。 
  “国有企业准确地说应该称为政府企业,其资本量占70%,对经济的贡献只有30%,就业仅有20%,国有企业在做大做强的同时,最大的问题是不用对资本金负责。”王幼君说:“这样一来,民营企业效率再高,也打不过国有企业,他们不计回报的经营方式,逐渐把民营企业排挤出来。只有合理限制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才能发展起来。” 
(《21世纪经济报道》9月21日)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  Copyright 2011-2015
主办单位:荆门市工商业联合会 版权所有:荆门市工商业联合会 鄂ICP备05017374号